MINACLASSICS

它们都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G大调弦乐小夜曲

这一季他没有在屋子里烤整日的火
不需要,黄叶还在漫天远飞,
金灿得足够触燃桌上、地上以及他黑色裙兜里塞满的
信件?自己写给自己的
没有邮戳,没有饱经蹂躏的折痕
这新鲜未经世事,幼稚无威信
所以被憎恨,所以被远离

房间是黑色的他才舒心
墙有阴影才称之为墙,钟于暮色四合之后才真心有针
咖啡更像格调刻意的装饰物,不够纯粹
黑茶更好,蒸腾出清晰无比的雾气令他欣赏窗上倒影

抬笔临摹西山时他终于听到邻座的讯息
人对着行将离去的候鸟胡乱打哨儿,放浪又天真
浓妆艳抹的女人善生产插科打诨的碎语,
从走廊那头飘来,无奈被门实实按压
些许牙慧从门缝中挤进,钻到他的耳根里
墙也学会背着主人偷取音乐,谄媚讨好
隐忍地呈现隔壁老人不高不低的提琴弦音
笔的舞跳不下去了,累了一个冬季正好休息

自顾一笑,他需要整座剧院,此刻
如果不曾教与他世事
就请给他一场观众、一位指挥家、一支交响乐队
让他指挥、演奏和被无条件欣赏

评论

© MINACLASS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