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CLASSICS

它们都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
我们的心  
             /

湖畔


眼窝深陷的贵气女仆
徐徐转过侧脸,你的
轻纱下遮掩的紫罗兰
将爱意送至何人心房
沉迷于何人闪烁的眼
像纵身于粼粼的湖水
便,溺下去,溺下去 ――

你的爱人是个黑天使
黑色的唇,手为利爪
尽管如此,你却还是
披上圣洁,爱抚他吧
那定是你唯一的美梦

手持的甘草只剩骸骨
你的欲望终究是你的
从来没有占据别的人

如何守住脚下一方之地


万人发出同声号令
我被选择心有余悸
言语冰封,救救谁
昔日攻占的自由城堡
插上狂热硝烟的旗帜

众声喧哗,占据领地
新任的舆论统治者们
一定罩上优美的华袍
万般绰约之身姿出现

众人醉心于众人所奉之圭臬
便以为衣下之胴体美如圣女
“枯枝朽叶,火噬之骨烬”
窗边的男孩将之告诉你
睁大了眼睛,屏住呼息

众人阿
可有人捡到一份哀求?
是我这个行乞者的
我所爱之物的生命
不爱美之为美
只爱美之叹息

我不过是一个找寻真相的孩子,
和一个找寻真相年轻人,
以及一个找寻真相老者

到灯塔去


明天的旅程准不成行
脸庞红润的孩童可还满意
逆势的西风助纣为虐
渊博的学者卖弄谶语
到灯塔去!
让翻腾的海浪拍打夫人的黄色裙裾

四散落去,这落叶似的岛
孤独的处女察觉暮色合起
众人兀自矗立的一圈身影
布满荆棘,利刃劈不断的
到灯塔去!
守塔人的小儿子还在哭泣

留下什么,遭过海浪的侵袭
沦为沧桑的闯荡者需要同情
系牢鞋带,与子同行,他要
到灯塔去!
处女的眼睛终于凋敝,她的画笔,
终于捉到多年未得之幻景

整理自己


一件
干净
温暖
白色
卫衣

一条
黑色
裤子

一双
白身
黑底
板鞋

一本
米绒
封皮
的书

一块
银质
细针
手表

一张
柔软
洁净
墨绿
沙发

一个冬夜一位作家


搅动火星,左脸倏现
烧掉手稿是为了什么
寒冬趋近,火堆之围
老人的皱纹定义不明
由外至内,黑红黄白
文字推搡着失足坠落
沦为一片蒸发的水汽
作家学会放弃拥抱火
裹紧纶衣,蜷进安椅

一时兴起

度过了荒凉的岁月
今天想要整理屋子

迷魂纪


别叫我太感激你
因为你双唇禁闭
别想我太迷恋你
尽管灵魂已失去

高贵的王
请掩饰你眼角的揶揄
与面对我虔诚的骄矜
我这黑黄的仆人没有
您自诩为爱情的秘密

王降下惩罚我却爱那罪奴,诚可明鉴
我的爱是与你无关的东西

黑的感性与白的理性


他哭颂完辩证法
如何计算这首诗
埋藏于他脑中的
是可能的不可能
与不可能的可能
夹杂延宕的理性
还有静谧的感性
理性白光未闪现
感性黢影已沉默

充满倦意的女王


众人离去的脚步何其幸运
死亡,苦涩的诗白散落一地
还有我这充满倦意的女王扑地
潜伏的刽子手于幕后蠢蠢欲动

夜深人静,这鬼域不复原型
正常人口中延淌着的缠绵的呓语
不费吹灰之力地编织着我的梦境
赐女王睡去吧,别令她独醒

女王有千言万语欲说
最终都沦为残羹冷炙
惟临死前用脆弱的古老字体
尚表心中难忍的小爱

安然睡去何其容易
丢掉睡意何其容易
可我这充满倦意的女王
是眷恋着睡前倦意的倦意

© MINACLASS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