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CLASSICS

诗人

枯源

落雁衔枝,秋潭映之
莲动鱼舟,沉沙掩之

少女与王死


于是我终有自己的名,
无关痛痒,声名远扬。
你们举起手来为了甚?
老迈的觋已放下心防

被弃的圣女即赴法场,
一张又苍又嫩的脸庞。
你们摇起头来为了甚?
她使死魂灵永不灭亡

终究不再受刑,子民,
于是你有自己的说法。
而我只想回到那古塔,
吻我那少女樱红的颊

阶层之崩解


他举起左手
拭汗像女人

她掩面桃花
酒英气渐浓

平民会心一笑
走上华丽舞台

神情灰冷
面色铁凝

四目相对,八目交错
互相审视眼眸中的璞

动手扯去女人的巴洛克裙边
摔碎男人表指针上的后现代

拾孩记

亲爱的大人们呀,
请求你们告诉我,
我是怎样至此的?
南国来的孩子阿
没带棉被、鞋袜
禁不住这里不带
湿气的沙似的雪。

亲爱的大人们呀,
请求你们指指路,
我该如何找回家?
抚摸额头的暖手
那手把我的手牵
牵入大衣口袋里。

亲爱的大人们呀,
请求你们帮帮我,
我赤脚也要回家!
我骑雁掉落雪地
可没有鞋袜蓑衣。

寒冷从四面八方侵袭

我有一堆破了的屋子
和一个破了的酒瓶子
和一只残了的大靴子
和一副婴儿的细嗓子
亲爱的帮我掖好被子
然后我给你念首小诗

异乡人

走出沙漠,小人儿
像个小孩子一般嬉笑美丽
这些面色凝重的苦行僧
笑起来比魑魅还犀利
而他们操着的异国的话语
更加使人不寒而栗

走出沙漠,小人儿
像个雍容贵族拎着酒瓶
这片荒野纵使人声鼎沸
高尚的心听不到温暖耳语
而我们的故乡星空湛明
每一颗星星都是小真理

守 墓 人 之 夜

 

在这微凉之秋我终又拾起旧名

裹紧纶音,燃起火星

手拄拐上,脸拄手背

闻盗贼私语时慌张地在手背上蹭下一撮灰

 

于是这样我就好像追回了你

可能从未存在于我的你

可能是无我原非你的你

 

世人冷艳,他们的观点

我守护的那窀穸主人绝不同意

他逝去30年孤清的傲骨

以冬冥为床,以雪为被

 

在这凛冬之末我终又摒弃夙名

残烬无人,野水荒湾

头匿笠下,风掀帽檐

搬开几个行人的背影,煽动几处无为

 

于是这样我就好像做回了一根稻草

不需思想的武装,不需...

日本颓废风

hua hua

|女演员

|她读书不多,却自以为并不少,偏爱被廉价的诗意打动。同时她也没能碰到好老师,并不真正会读书,翻去再多的页码也没有用处,知识与视野都很局限。

|她生在普通人家,父母都颇为急功近利,渴望改变。她从小的教训便仅限于不近人情的严苛,却不得要领。她在压抑中学会了忍耐与逃避,离有效的解决之道相去甚远。这使得胡小姐即使在成名之后也仍然时时拘谨、紧张刻板。谈吐之间既没有市井的灵活风趣,也没有她所期待或是她以为拥有的智慧,无知而刻板。

|程耳

© MINACLASS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