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CLASSICS

它们都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小精靈做了一个决定


去吧,孩子
把天真挥洒
认真地俗气
今天的决定
你从未做过
人信以为真
我也跟着你
完成了杰作
只为了最后
谁也猜不到
你只要星星
就像得到是
丢弃的方式
你转身,是
写一笔戏谑

與梅菲斯特


光亮的地方好亮
火焰就隔在幕前
他顯示生的茁壯

寫好了贊詩
頌完了旋律
微笑著漫步
過著他自己

梅菲斯特卻不止一個
無數張臉孔皆為相異
相異故事,相異悲愴
你真美啊,停留一下

請繼續在無邊無際的冰原漫步吧
請你,請你,請你,請你,請你
請你、請你請你
請你請

我也終會笑著啊
哪怕披著一身黑
因為你也是從黑夜里走出的啊

智者时代


美丽的河流
刻下我们美丽的倒影
他们如此爱护难得的海市蜃楼
因为我们抬起双脚便头脑清晰
便,众人离去,世界远去

怎么可以做轮廓清晰的孤岛呢?
世人不缺你这无谓的飘离
也许你需要,只有你须要
那里,牧神的笛声听来真切
并不重要,那些异议
十指交叉做出选择,
便往意义的纵向踽踽而行

智者的诫言我从未亲闻
却挂于嗓音如雷者的嘴上
为何人们如此相像
相觑而笑,悲恸者不愿哀嚎
这世间是欢乐人的清规戒律
怯懦之人,脸埋于枕下
白色眼泪换来的虚假阳光

智者继承智者的选择
窃取唯一的骄阳,我看过
那些黑夜里闪着微光的精灵
他们是谁?

看得见的城市


年迈的白猫
长廊下瘫敝
最后一口气
梦入城往昔

青石板街道
水洼现人影
手提双木屐
妇人携少女

岛烟


我走的太远了
每下脚一步都那么重
不像你那深浅不一的足迹
积的是昨夜的雨,挂的是今天的云
弯弯曲曲,像烦扰抽离的蝇

白色阳光下的旅行也会困顿
我拍拍你偏爱沉默的肩膀时
西西弗斯岛的原貌大致呈现
你既视的浪漫情怀听来悲怆

当我终于学会像个诗人抬起眼光
你也像个庸俗的烟瘾症者吐出一串烟

一阵烟升起,这只是谢幕的开始

一个领悟


灵魂还需要什么?
其实真实跟自由两者就是它最大的深刻

男孩与玫瑰


也许种了一朵玫瑰
美丽的花瓣得到称赞
他们无知,总是点到为止
此刻男孩只期待狐狸的话语
说点什么,关于这朵玫瑰――
说点关于玫瑰以外的东西
因为劳作的目的都是虚假
真实的在过程中织就
在完成时结束
就像写诗不是为了写诗
而是为了诗之外的东西

巨人与黑鸟


人一定要在平面上林立
竖直地,却横扫整片地
而我是一只黑色的大鸟
滑过巨人们锋利的头顶

这地域每刻都即将下雨
最接近云端之塔即上帝
巨人堆里只剩一颗心脏
在那最苍老的钟楼搏动
唯一的资本是卖弄年纪

只管笑你自己的事情吧
不知谁把黑白捏在一起
还是城市本就如此面目?
万人欲攀上塔顶看风景
黑鸟横亘土地恒奏钟音

神迹(中)


铁蹄碾碎尘土的庸平
城堡前,溜过贵族一群
无瑕的红白衣裾掠起
雕花卷浪,鸟游鱼鸣

终成为废墟里的逃兵
此刻他们只举杯共饮
灯火通明,昼夜私语
模糊一个又一个夜晚,面面相觑

诳语者懂得如何爱他们自己
奴仆也因此这般爱他们自己
赐美酒,一饮鸩而尽以止渴
他们澄亮的眼睛永存于杯底

全部的世界都平躺在这里
四肢向城外四面八方侵袭
自然的头颅锢囿于城堡里
哪里不是蝼蚁爬行的遗迹

所有的真理都平摊在这里
仍旧澄明,退为蓝色背景
牧童丢了魔笛,手握大旗
煽燃他臻爱的黄色小星星

桌上的谈话太过以高自居
伟岸者们制作一生的贝壳
内坚外柔,正当的合理性
我们只需欣赏精美的文理

蝼蚁口中同样流传真理
于洞穴之中传递殆尽,
于,
千万个你
于,
千万...

蝴蝶


可能背负太重了吗
那黑色的脊梁没死
昨夜它也活在这里
和无数只另外的你
毫无计较迷藏旋转
身后――身后――
花色翅膀煽动太快
你这守灯人也察觉
在它眼中轻色的纱
柔缓滑落灯芯半面
烛黄了最后的身段
它的今夜忘记昨夜
今夜也是明夜的海
暂且拥有一盏灯台
暂且睡去一夜烛光
我还会如此快乐吗
也许来世它成了人
而今夜似乎不重要

© MINACLASS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