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CLASSICS

它们都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野城录


乡的静谧
头顶星星
一个家族
举车踏夜

河的对岸
巍影蠢蠢
异乡人群
是夜谈兴

水畔鸥鸣
残夜挂碧
车轮跘栗
孩童偎臂

夜不能尽
日不能来
不见峻楼
烂柯沉舟

真谛


奋起直追艳火,为了取得美
美不再存在,所得并不是美
美丽是因为无视美丽的逝去
得到是为了得到失去的方式

小精靈做了一个决定


去吧,孩子
把天真挥洒
认真地俗气
今天的决定
你从未做过
人信以为真
我也跟着你
完成了杰作
只为了最后
谁也猜不到
你只要星星
就像得到是
丢弃的方式
你转身,是
写一笔戏谑

與梅菲斯特


光亮的地方好亮
火焰就隔在幕前
他顯示生的茁壯

寫好了贊詩
頌完了旋律
微笑著漫步
過著他自己

梅菲斯特卻不止一個
無數張臉孔皆為相異
相異故事,相異悲愴
你真美啊,停留一下

請繼續在無邊無際的冰原漫步吧
請你,請你,請你,請你,請你
請你、請你請你
請你請

我也終會笑著啊
哪怕披著一身黑
因為你也是從黑夜里走出的啊

智者时代


美丽的河流
刻下我们美丽的倒影
他们如此爱护难得的海市蜃楼
因为我们抬起双脚便头脑清晰
便,众人离去,世界远去

怎么可以做轮廓清晰的孤岛呢?
世人不缺你这无谓的飘离
也许你需要,只有你须要
那里,牧神的笛声听来真切
并不重要,那些异议
十指交叉做出选择,
便往意义的纵向踽踽而行

智者的诫言我从未亲闻
却挂于嗓音如雷者的嘴上
为何人们如此相像
相觑而笑,悲恸者不愿哀嚎
这世间是欢乐人的清规戒律
怯懦之人,脸埋于枕下
白色眼泪换来的虚假阳光

智者继承智者的选择
窃取唯一的骄阳,我看过
那些黑夜里闪着微光的精灵
他们是谁?

一花一世界

安提戈涅与自由


在这一刻之前虽然没有明确过自己信仰的立场到底是什么,但是也默默明白内心偏向站在社会契约的一边,就像觉得看卢梭,看康德就能在心里描绘出这世界理应有的样子。但是,现在我也终于知道该说,并非如此。

真实永远是真实。一个理论一定拥有一个立场,一个人为的立场一定就是一个极端。而真实是没有极端的。它像一片没有边缘的圆,四下无限蔓延开去。

一面旗帜光辉美丽,它的羽翼,大到可以容纳无数人口,并且生来就是让每一个人在上面信笔涂鸦:内心独白、呐喊、口号、自我标榜。但是,满足与欣慰来得太快,是否有一天,那面旗帜布满诳语与私语,再也没有留有静止的时刻。于是每个人都成为自己的国王。

真正的自由,从来都不是可以自由...

一个领悟


灵魂还需要什么?
其实真实跟自由两者就是它最大的深刻

如何守住脚下一方之地


万人发出同声号令
我被选择心有余悸
言语冰封,救救谁
昔日攻占的自由城堡
插上狂热硝烟的旗帜

众声喧哗,占据领地
新任的舆论统治者们
一定罩上优美的华袍
万般绰约之身姿出现

众人醉心于众人所奉之圭臬
便以为衣下之胴体美如圣女
“枯枝朽叶,火噬之骨烬”
窗边的男孩将之告诉你
睁大了眼睛,屏住呼息

众人阿
可有人捡到一份哀求?
是我这个行乞者的
我所爱之物的生命
不爱美之为美
只爱美之叹息

我不过是一个找寻真相的孩子,
和一个找寻真相年轻人,
以及一个找寻真相老者

到灯塔去


明天的旅程准不成行
脸庞红润的孩童可还满意
逆势的西风助纣为虐
渊博的学者卖弄谶语
到灯塔去!
让翻腾的海浪拍打夫人的黄色裙裾

四散落去,这落叶似的岛
孤独的处女察觉暮色合起
众人兀自矗立的一圈身影
布满荆棘,利刃劈不断的
到灯塔去!
守塔人的小儿子还在哭泣

留下什么,遭过海浪的侵袭
沦为沧桑的闯荡者需要同情
系牢鞋带,与子同行,他要
到灯塔去!
处女的眼睛终于凋敝,她的画笔,
终于捉到多年未得之幻景

© MINACLASS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