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CLASSICS

它们都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采风瓶


拂啊拂,风搡风
我敞漏的小肚子
破落的绿色采风瓶里,
残液滩上搏动一颗迷你心脏
微凉的暗夜,
挨几滴无名的秋雨
拂啊拂,风搡风
将它吹得发亮,微红
反射的光晕投射四方的
微笑,倒映在似镜湖的街道上
柔和又耀眼
一跃而起的巨大黑色船舶
从上方翻越过去了
一只又一只,
那是泥泞的鞋底
在镜湖上风驰而去,掀起巨浪
带走风,带走风
拂啊拂,风搡风
我破落的小肚子
心脏颤动着等待
采风瓶要做的,
就是不留住风
这样才能留住风

感谢砸破我的小肚子的人,
采风瓶这样说

蝴蝶


可能背负太重了吗
那黑色的脊梁没死
昨夜它也活在这里
和无数只另外的你
毫无计较迷藏旋转
身后――身后――
花色翅膀煽动太快
你这守灯人也察觉
在它眼中轻色的纱
柔缓滑落灯芯半面
烛黄了最后的身段
它的今夜忘记昨夜
今夜也是明夜的海
暂且拥有一盏灯台
暂且睡去一夜烛光
我还会如此快乐吗
也许来世它成了人
而今夜似乎不重要

神迹(上)


为何我骤然现身于这夜之城
先生女士们昨日的狂欢,溘然未尽逝
累累伤痕着城市心脏的第一大道
餐巾、酒渍、狂吻、雪茄蒂
从人海顶飞掠的黑色鞋履

为何你骤然隐没于这夜之城
危坐的精英们时刻整顿衣襟
秩序井然着理性统治的无上光荣
车翼、灯鸣、art deco建筑的流线型
头顶久未松开的黑色眉宇

戏谑与严谨背后拥有同等使命
谁让初醒的救世者爱上夜之女
夜之女,夜之女
她的美貌就是命令,人们沉溺
投怀送抱如同飞舞相扑的沙砾
在此之前城市人至少形同蝼蚁
忙于搬运,或头脑清楚地站立

醉心复仇,夜之女王派遣塔米诺
萨拉斯托,被弑者名字须被铭记
黑暗想要杀死光明
必先将人奉上献祭

――――――――――――――――――――

《神迹》打算安...

英雄归来记


此刻尤利西斯可以开始倒数
他的心允许,塞壬的歌声远遁耳后
海上漂流记的空白再也不够
还有,卡吕普索宽容的双手

他何时离开的特洛伊?
一片夕阳,仍在身后活着
却是再美他也不曾管的空白
当年如此情景他不敢多想

庄严的劝诫者请放下三叉戟
还是神定要高举夙念,执于诅咒?
此刻须等片刻
亲爱的随行者们倒下却留有耳语
重掘出旧冠,它的名字叫伊塔卡

它的名字叫伊塔卡
众人渴望独有此名
面纱久未摘下于是就长于脸上
只有圣洁的妻依旧圣洁
王冠的余晖,握于她手

为掩饰耳目复仇,不仅如此
荣归者想在破衫里度尽余生
众人的嘴与脸得以时常显现
这美丽的故土拥有同样虚伪
他恨伊塔卡不计一切的接受

终究快乐与悲
回忆特洛伊城
他从来没笑过

-----...

少女与王死


于是我终有自己的名,
无关痛痒,声名远扬。
你们举起手来为了甚?
老迈的觋已放下心防

被弃的圣女即赴法场,
一张又苍又嫩的脸庞。
你们摇起头来为了甚?
她使死魂灵永不灭亡

终究不再受刑,子民,
于是你有自己的说法。
而我只想回到那古塔,
吻我那少女樱红的颊

我们制造了太多幕可笑又可悲的戏剧,同一件事物,心仪时一意孤行,心淡时可丢可弃。我们的变,让过去的执着显得幼稚,同时又像改道的铁轨,使那被荒弃的一段成为安阒无人的封地。空白的胶卷不断被印上新的阅历,不能被修改,但幸运的是,我们是按快门的人。虽然我们可能不随时随地拥有选择的权力,但至少我们拥有了一样更重要的东西:追求选择的意识。对于人类来说,次要的是,能做什么,而意识到想要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一年一活一次的湖

昨日的镜湖已经很远了
一片斑斓,仍在你的眼后活着
既是你为我寻找而展示的新鲜视野
敬请珍藏,切莫
为我的离去,置于角隅
南之暖,云之蓝
高原更加纯白的阳光,
教我们更加清晰地看
几十个日夜的陪伴,胜于不离不弃
我希望,口中的曲子
愈加朗朗,愈加俗世
在人来人往的俗世,我们回到昔年
昔年的俗世
鸥从不拥有理想至上的生命,随风而已
因此,你我跟你我都爱的人
眼里,有一刻
共有过一片海,跟那只鸥

于暗夜流淌着的,月光曲

两夜异床,两晚殊地
无论沁寒之南,暖室于北
四维的流滞,从未停歇
由明至暗,非黑即白
角隅投现的黑暗的流体
汲取光明耀眼的永恒,延势成时
原来,桌角花瓶一下午驯良的寂静
无关听觉,无关哪个角度的一框风景
寂静带来乐曲,
染上年月的跨度,情感的高低
这首曲子,是最美的钟表
人们在曲子里捞完美的璞玉
从不向上望望,身后窗棂中月真正的阴晴圆缺
真实的月,无需月曲
脱离时空,抛开烦扰
纵然暗淡于日光
独为异客,你需慧眼识月光耀眼的白

诗人的事业就是要从那未经探索的没有诗意的源泉中造出诗来

见孤墙

关于此隅的新况,她说得出口的
只寒冬二字
她未曾说出口的
黄灯下一绺颤抖的影子
草木无情,人因冷漠略显敌意
月从云翳中探出,明亮得
她有股诉语的冲动

每颗星星,
闪烁不停
她倍感愠怒的是
每颗星星,
如此忙碌,
为何还要招惹一双干涸油灭尽的眼睛

云翳该有云翳的使责
驱散光明,使黑夜不再荒诞讽刺地明亮
让她本该深似潭水的眼静谧冷清

见识了这颗星球之外的灯火辉煌
她的眼潭不可能再归于宁寂
周遭不过是不会人语的蠢物
巨海沧田,她只摸到一面孤墙

© MINACLASS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