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CLASSICS

它们都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阶层之崩解


他举起左手
拭汗像女人

她掩面桃花
酒英气渐浓

平民会心一笑
走上华丽舞台

神情灰冷
面色铁凝

四目相对,八目交错
互相审视眼眸中的璞

动手扯去女人的巴洛克裙边
摔碎男人表指针上的后现代

拾孩记

亲爱的大人们呀,
请求你们告诉我,
我是怎样至此的?
南国来的孩子阿
没带棉被、鞋袜
禁不住这里不带
湿气的沙似的雪。

亲爱的大人们呀,
请求你们指指路,
我该如何找回家?
抚摸额头的暖手
那手把我的手牵
牵入大衣口袋里。

亲爱的大人们呀,
请求你们帮帮我,
我赤脚也要回家!
我骑雁掉落雪地
可没有鞋袜蓑衣。

云端之上,
更接近真实的光
更接近宇宙黑的无尽

底下是昆明,连绵的雪山不知其名

幻城

有的时候写满字的路牌,也能带给你安全感,在你回家的路上

无论何时我都应时刻保持清醒,有意识地主动迈出平稳自信的步伐,而不是被涌动的人流推挤向前。

一年一活一次的湖

昨日的镜湖已经很远了
一片斑斓,仍在你的眼后活着
既是你为我寻找而展示的新鲜视野
敬请珍藏,切莫
为我的离去,置于角隅
南之暖,云之蓝
高原更加纯白的阳光,
教我们更加清晰地看
几十个日夜的陪伴,胜于不离不弃
我希望,口中的曲子
愈加朗朗,愈加俗世
在人来人往的俗世,我们回到昔年
昔年的俗世
鸥从不拥有理想至上的生命,随风而已
因此,你我跟你我都爱的人
眼里,有一刻
共有过一片海,跟那只鸥

于暗夜流淌着的,月光曲

两夜异床,两晚殊地
无论沁寒之南,暖室于北
四维的流滞,从未停歇
由明至暗,非黑即白
角隅投现的黑暗的流体
汲取光明耀眼的永恒,延势成时
原来,桌角花瓶一下午驯良的寂静
无关听觉,无关哪个角度的一框风景
寂静带来乐曲,
染上年月的跨度,情感的高低
这首曲子,是最美的钟表
人们在曲子里捞完美的璞玉
从不向上望望,身后窗棂中月真正的阴晴圆缺
真实的月,无需月曲
脱离时空,抛开烦扰
纵然暗淡于日光
独为异客,你需慧眼识月光耀眼的白

云归人

我本是一位漂亮女子

我本是一位漂亮女子
深切,孤傲
没有躲闪的眼,藏捏的举止
是你对美的期待,加深了我的丑陋

© MINACLASS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