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CLASSICS

它们都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时代症候


庸人将语言据为己有
而,诗人只得,拾穗

黑色房顶


瀑布星夜
留童驻足
天地相吻
粲泪流泄

覆裹埃粒
迎抱倾没
只栏片瓦
熔铸白色

时间踮脚
随后眺望
溅落墨雨
光住进夜
房顶住进
一个少年

午夜天明


一到深夜
现在就与十年前没有什么不同
孤曳渺茫的,总是
年轻人手心的弦音

偷不走,溜不掉的
一只又一只时间,
长着老朋友一般难变的笑容
失落掉进大脑阱坑
永恒刻下的印象画
有无数次复活的生命

黑夜的房顶从来不是黑色
身影埋葬的黎明
非新生,非死去
青冥一肚子咽着的微光
与过去无关,与未来无关

现在定义不明
世界悬于天平的中点
梦外人的等待,是没有等待
燃烧的最初始都仍等待孕育

人若无法醒着
天空需要睡着
人若无法睡着
天空陪人醒着

小精靈做了一个决定


去吧,孩子
把天真挥洒
认真地俗气
今天的决定
你从未做过
人信以为真
我也跟着你
完成了杰作
只为了最后
谁也猜不到
你只要星星
就像得到是
丢弃的方式
你转身,是
写一笔戏谑

安提戈涅与自由


在这一刻之前虽然没有明确过自己信仰的立场到底是什么,但是也默默明白内心偏向站在社会契约的一边,就像觉得看卢梭,看康德就能在心里描绘出这世界理应有的样子。但是,现在我也终于知道该说,并非如此。

真实永远是真实。一个理论一定拥有一个立场,一个人为的立场一定就是一个极端。而真实是没有极端的。它像一片没有边缘的圆,四下无限蔓延开去。

一面旗帜光辉美丽,它的羽翼,大到可以容纳无数人口,并且生来就是让每一个人在上面信笔涂鸦:内心独白、呐喊、口号、自我标榜。但是,满足与欣慰来得太快,是否有一天,那面旗帜布满诳语与私语,再也没有留有静止的时刻。于是每个人都成为自己的国王。

真正的自由,从来都不是可以自由...

看得见的城市


年迈的白猫
长廊下瘫敝
最后一口气
梦入城往昔

青石板街道
水洼现人影
手提双木屐
妇人携少女

一个领悟


灵魂还需要什么?
其实真实跟自由两者就是它最大的深刻

男孩与玫瑰


也许种了一朵玫瑰
美丽的花瓣得到称赞
他们无知,总是点到为止
此刻男孩只期待狐狸的话语
说点什么,关于这朵玫瑰――
说点关于玫瑰以外的东西
因为劳作的目的都是虚假
真实的在过程中织就
在完成时结束
就像写诗不是为了写诗
而是为了诗之外的东西

巨人与黑鸟


人一定要在平面上林立
竖直地,却横扫整片地
而我是一只黑色的大鸟
滑过巨人们锋利的头顶

这地域每刻都即将下雨
最接近云端之塔即上帝
巨人堆里只剩一颗心脏
在那最苍老的钟楼搏动
唯一的资本是卖弄年纪

只管笑你自己的事情吧
不知谁把黑白捏在一起
还是城市本就如此面目?
万人欲攀上塔顶看风景
黑鸟横亘土地恒奏钟音

神迹(中)


铁蹄碾碎尘土的庸平
城堡前,溜过贵族一群
无瑕的红白衣裾掠起
雕花卷浪,鸟游鱼鸣

终成为废墟里的逃兵
此刻他们只举杯共饮
灯火通明,昼夜私语
模糊一个又一个夜晚,面面相觑

诳语者懂得如何爱他们自己
奴仆也因此这般爱他们自己
赐美酒,一饮鸩而尽以止渴
他们澄亮的眼睛永存于杯底

全部的世界都平躺在这里
四肢向城外四面八方侵袭
自然的头颅锢囿于城堡里
哪里不是蝼蚁爬行的遗迹

所有的真理都平摊在这里
仍旧澄明,退为蓝色背景
牧童丢了魔笛,手握大旗
煽燃他臻爱的黄色小星星

桌上的谈话太过以高自居
伟岸者们制作一生的贝壳
内坚外柔,正当的合理性
我们只需欣赏精美的文理

蝼蚁口中同样流传真理
于洞穴之中传递殆尽,
于,
千万个你
于,
千万...

© MINACLASSIC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