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CLASSICS

它们都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

To 遥远

每天晚上睡觉前是我最忧郁的时刻,在黑暗里觉得感到很多悲哀的东西,但是第二天早上阳光普照时又什么都好了。现在就是悲伤的时刻,也不是悲伤,就是很孤独,深切的孤独。
这几天我明白了一个问题,我不会再苛求任何人完全理解我,这世上原来是不可能有人完全懂我的,不止是我,每个人都是这样,突然冒出这个想法,我觉得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是孤独的,一百年都孤独。几次我以为有的人不一样,但是当我放心的时候,通过他们一句话,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他们从来没有了解过我,满怀希望后的失望只会让人更加孤独。我也只能把表面留给他们,把内心留给自己。
有的时候就觉得就自己一个人好了,但是一个人太容易被打倒了,一个人久了,也许卑微得连我自己都忘记了自己的存在,这是一个人多得成群结队地互相拥抱的时代,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队伍,粘贴自己的标签。其实我一个人的时候最自在,最理智,也更最我自己。其实我是个很在乎他人看法的人,所以很容易随泊逐流,有的时候整个人昏昏沉沉得像坨棉花,仿佛一吹就散了。
上次你跟我说没有喜欢的人,我还觉得是因为你想得太多了。其实我们是一样的,深切的孤独,到骨子里。这个世界上最难过的事情就是没有玩得来的玩伴,有些时候你有些话想对有些人说,他或是不理解,或是坚持述说他自己的故事,结果两个人谁也没听谁的话,倒是各自述说着自己的故事,这是一个很少有认真倾听的时代,这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时代。不信你听听,大多数人每句话一张口就是“我”,“我觉得”。以前听说日本人总是很谦卑,说话很少将我作为主语,而总是把你放在嘴边。我现在一想起这样的对比就对周围人的谈话更加敏感和受不了。
小时候对我说大道理的都是大人,现在周围的人都是顾虑极深的人。我不喜欢讲究礼仪,特别是装腔作势的社交讲究。他们好像都是活在一个茧里面,你永远也不能触及他们柔软的部分,也永远无法看到他们的真性情。有的时候我特别希望看到他们中的哪一个说一句真心的,畅然的话,或是开心的大笑一声。每个人都活得那么战战兢兢,每一个举动都有目的。从两方面来看,他们的心理年龄既是3岁又是30岁,正是那种以为自己懂得一切的过早成熟同时让自己显得十分幼稚。
其实说我不再跟人交心也并非完全如此,碰到那种不顾一切的人我还是几乎一秒就认做了朋友的。因为我也是一个奋不顾身的人,碰到跟我一样奋不顾身的人会有一起疯狂的安全感。我真是一个很会疯狂的人,而且想做的事一定不计代价。不喜欢那种每秒都在计算着什么的人,让我觉得可怕。
写了这么多我心情好多了,本来还有很多话要说的,太晚了,累得不知要说什么了…
祝君晚安

评论 ( 3 )
热度 ( 4 )

© MINACLASSICS | Powered by LOFTER